星帝·哈洛

意味不明的指绘觉爷【像我这样的意识草稿流肯定会遭报应的x






顺带一说他真他妈的帅

不知道做了什么【求求你们哥俩了结婚去吧😂

【白嬴(摸鱼向)】只是白起的回忆罢了

·想起自己吃的这对还没有出过文,就突然想写些什么,同样是大半夜发的神经脑洞,虽说不欢脱,但亲们还是报着没事儿随便来看看的态度就好了x(论我对白嬴后爹般的爱)                                    

                                                                                 ——来自一个从没正儿八经写过文章的家伙 

·另外,我喜欢这样略病娇向的阿起啊,愿意付出一切的起哥还有官方虐什么的简直是人世的沧凉(雾)

·以下正文

------------------------分割线------------------------------------------------------------

无论我是否醒来,都无法逃离这无尽的黑暗吧。
我内心深处的独白只有我与既定的命运听见了,它无条件地执行着。我睁开眼,又闭上了,享受的是习以为常的孤独,恐惧后的麻木,冰冷刺骨的血腥。
光明,我真的还有幸能有朝一日再次目睹吗?我想苦笑,只是突然意识到面部的肌肉已经不再是所谓的“脸”的一部分,只能说是充当一个面甲罢了。表情,眼泪什么的,早就是不复存在的东西。
“不要乱动,”一个熟悉沉稳的声音说,“全方位的改造需要时间,你,可是要成为我最为完美的杰作的,现在是眼睛,这可是很重要的东西。”他说完笑了笑,我甚至认为那并不是一种得意,而是仅仅以我这幅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为乐。
那个男人叫徐福。这是我后来才知道的。
我在手术进行到这一步前看见过这个人的模样,就像一个千年老蝙蝠精。但或许他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怪物吧。
哦,对了,我在那时还见过一个孩子,比我看上去年纪稍幼的孩子,总是以“朕”自称,最初我也认为那只是哪地方言罢了。他刚进这个房间时有些失望,也许是在寻找什么却寻之不得才误闯进来的吧。显然这里是没有什么东西的,只有短暂吸引了他注意力的古怪实验器材与各式机关,还有浑身布满手术留下的伤疤的我。
但是他没有离开,而是径直走向了血池。没错,我的确是这里唯一还有点意思的东西了。有些稀薄的光从西侧唯一的窗户投射下来,我看清了他的脸。
这就是未来帝王的样子吧。他眸子中金光流转,虽尚还年幼,却有着如假包换的王者之气。倒影在他眼中不堪的我,就像一枚生得不干不净,注定该被剔除的瑜中之瑕。我在他高贵的眼中捕捉到了不屑。
他蹲下身,戏谑般的问道:“想出去吗?”
我知道他只是想捉弄捉弄我罢了,但是他确实让我觉得可以相信。我不想追问什么“此话当真?”,只是用充满渴望的眼神望着他,希望他真的是有能力带我出去的那个人。
他想了想,笑着说道:“作朕的沙袋,让朕满意的话,就下令徐福让你出去。”说着故意把手指关节掰得啪啪直响。徐福?是那个长得恶心又寒伧的像蝙蝠精的黑衣男人?那个为我策划手术的人?他会听命于一个狂傲的孩子吗?不,不,不是这个孩子,他会是未来天下的主人,他是值得相信的人。
我同意了他的交易,这算是约定吗?
只是,最终还是没有实现。
我忍受着苦涩的药,我忍受着奇怪仪器的折磨,我忍受着暗无天日的房间的同时承受着那孩子本不属于他这个年纪的拳脚。但我觉得他和徐福不一样,这不是虐待,只是……只是生活日复一日的重复使他太过无聊了吧,他只是想找找乐子罢了。
那孩子必定不会讨身边的人喜欢,他的脾气总是高估自傲,唯我独尊。不过对我来说,能让我见到他,就足够了,不管他会以什么样的脸色怎样对待我,见到他,就相当于见到了那个约定,就相当于见到了光明。
他就是我的光明。
如果我能去到这个房间的外面,能够和那个孩子一起,就像情同手足的亲人一般,那么无论是怎么繁华似锦,怎么水秀山明,都是过往云烟。
如果我能去到这个房间的外面,无论白天黑夜守在这个孩子身边,就像守护光明和心脏一般,那么无论是怎样漫漫长夜,怎样凄骨难眠,我愿意守在他的门前陪他度过每一夜。
如果我能去到这个房间的外面,能够亲眼目睹那最炫目的光在朝堂之上掌控天下风云起策,就如同命运所安排的那样,那么我愿做他一把所向披靡的利剑,血染沙场,肝脑涂地也是心甘情愿,在所不惜。
而每次在被他三拳两脚击至鼻青脸肿的时候,我总会在心里暗暗地庆幸,他有进步了,他变得强大起来了。
不过我一定要追上他,要变得比他还要强大,这样我才能为他冲锋在前,才有资格守护他。
于是我偷偷练习着他的招式,以及各式各样的道听途说,只可惜没有那孩子一般的天资,我记事以来就觉得自己几乎就是个残废。为了拦下他的那一拳,我付出了比他高了不知多少倍的努力甚至痛苦。
“怎么敢反抗朕!”我眼前那个玩世不恭的孩子展示出了天之骄子的愤怒。“你!”他怒吼道,抡起的拳头却突然松懈了,眼中多了份荡漾的不解。
“怎么敢反抗朕……”
我当然知道为什么!
“不,不是反抗。只是,想试着能不能变强……再强一点……。”

那孩子放下了拳头,怔怔的,很久很久,一句话都没说。“那样,就能站在光明下保护你了……”我苦笑了一下,这大概是我的宿命。

终于,他狠狠地皱起了眉头,飞起一脚朝我吼道:“废物!朕什么时候需要废物的保护!”他已能将法术运用自如,在我前方布下剑阵后迅速离去。金色的剑雨簌簌而至,光芒在我眼前绽放,那个孩子方在这光华中隐去了,仿佛被剑雨撕裂了身形。

我是一把武器。我想。我是他的武器,只属于他的武器。我已没有手指被光剑划破的感受了,只是痛,没有来源的痛。想到那孩子,那孩子天真的倔强,单纯的狂傲,以及临走时我不能理解的他刻意的愠怒,略带嘶哑的嗓音,还有他稚嫩的身影,便仿佛被千刀万剑穿透了心脏。

“被刀剑所撕裂的,只能是我啊。就算成为碎片,也要看到你完好的背影啊。”

嗯,血药池边,还是手术台前,都只是这样的期盼而已。而那个孩子,却再也不会在一个不堪的少年面前出现,就像在今天之后,再也不会有那个少年。

【Lifeline】半夜发的神经xxxx

官方爸爸有必要这么神秘么?【毕竟Adams都是露过脸的人了还是唯一一个正脸无遮挡

没有用的,官方爸爸,我告诉你


图上这位帅到惊天地泣鬼神比你家王八的姨妈的墙还帅一千倍的天使【以及他的狗】的每一根头发都被看!光!光!了!x

【所以大半夜你只是来发个神经的么x

那年那狼那些坑

哈哈入坑这么多天了还没做过自我简介吧嗷嗷
这儿圈名星帝•哈洛(Starry Harlow)
偶尔玩玩农药啊之类的
生命线是本命游戏啦
最近沉迷嫁灰无法自拔
沉迷漂亮警探无法自拔
沉迷V Adam无法自拔
沉迷IV Adams无法自拔
沉迷万物之中,感到世界中满满的爱~
这儿有精神类疾病所以对一二三号哥哥更加情有独钟
【什么你问我性别?】
【不好意思啊我好像忘了诶x】
【总之喜欢可爱的女孩子就对啦:-P】
混兽圈,人类苦手
混文圈,人类苦手x

来自一只小狼的嗷嗷

【Lifeline(预告)】你有权保持沉默(嗯可能会OOC)

我是Alex,哦不不不请不要带上“警探”,我希望你能这么叫我,叫我Alex就够了。拜托请让我能在这百忙中的偷闲时间感受到轻松与日常的氛围,这样可以吗?喔感谢你的配合,友好的先生。
我嘛……我出生在德克萨斯州一个普通的家庭。好吧你瞧我多不会说谎,这一段还有掐了别播的机会吗我是说有可能的话……好的先生我知道这不是上电视。但是这么多年没有和什么人再有过多联系 ,都不知道该怎么做。瞧吧我都有些过于紧张了。
谢谢你的提醒,深呼吸后我确实好多了。
好吧,让我们正式开始。

【Lifeline】假如二三号有幼体x

话说我正文不更玩这个干什喵?
-----------------------
小男孩睁着雪亮的灰色双眼,就像在西伯利亚常年积雪的天空中嵌进了两颗纯洁净无瑕的璀钻。他像一只小棕熊一样趴在哥哥的双膝上----可以说,那几乎是他能够到的最高的地方。
“我们打一架吧。”小男孩抬起头粲然一笑,咯咯的笑声让人难以抵抗。这是个甜美的小怪物,一个死亡陷阱。正在淌血的撕裂伤口处有些暗红色的抓痕,显示着又有一个信号会被清除得干干净净。
“和我打一架吧,一号,你不是说等你有空(free)的时候,我们就能一起玩了嘛?”
小怪物的笑容不减,依旧甜蜜如初,完完全全只是个在哥哥面前撒娇的小男孩罢了。只是他乞求讨得的不是五彩斑斓的水果糖,而是以在一种新的,或者说旧的,他唯一懂得的玩耍方式下的亲昵。
被称为一号的青年看上去就是长大后的小怪物,只是小只的发型总是被口水或者什么黏糊糊的东西抹上去,似乎并不喜欢父亲为他们设计的中长三七分。或许是因为太像他的另一个哥哥,而三号自己却发自内心地讨厌这个变来变去的家伙,所以他就想努力把自己变得更引人注目点。不过谁相信这个外表一尘不染点的五岁小男孩会想这些呢?
男孩儿的哥哥从来都是眉头紧缩,不管是哪一个。而最大的哥哥仿佛总是处于很强的戒备心中,一种病态的戒备心。他太过于脆弱了,以至于他的大脑不得不做出选择来保护他不堪一击的心,脆弱到支离破碎的心。
纯洁的灰色双眸忽得深邃,清不见底。稚嫩的双手拍打着和脚步一样欢快的节奏,小家伙将俊俏的小脸转向躲在角落里不断抽搐着,且喃喃自语的一个和他年纪相仿的少年,参杂着笑声唤道:“二号,来和我玩吧!我知道你最厉害了,父亲他每天都在夸你哦!”
少年的嘴角痛苦地抽搐了一下,仿佛在进行死亡前的挣扎。他缓慢地站了起来,扶着墙壁唾弃地淬了口唾沫----“那你就只有把自己埋在悬崖底下地的雪层里,再跪下来仰望我,才配得上你刚刚说的那句话----没错‘我最厉害了’,懂吗?尽管让你的头颅贴近地面吧,你的卑贱的唾沫星子只会脏了我的耳朵。”
男孩愣住了,即使他也了解且习惯这种转变。他狠狠地将自己的血吞了进去,眼中泛着罪恶 ,一个在他这样的年纪不适有的词语。
突然一切仿佛消失了,幼小的三号和二号依旧抵挡不住孩子的天性,开始不顾一切地大闹起来,不过他们之间也并没有忘了要报复或者羞辱,一边嘴炮轰炸,一边张牙舞爪,眼看一场“男人之间的战争”即将爆发,那个捂住他们双眼的年轻男子终于放弃了抵抗,使两个小家伙重现光明。
“你没资格来插手我们的事!”少年正准备进行轰炸,那个男子便从容地蹲下身,揉了揉两小只枯糙的发,变戏法似的变出了两样东西。
水果糖。还有……嗯……一个没见过的东西。小男孩心里想。
没见过的东西,就是好东西吧。
小男孩像只小狼一样,一把掠走了那个有闪闪的小绿灯的东西,胡乱地按了几下,又拍了拍那个铺满马赛克的屏幕。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使男孩觉得有趣。
“你好,需要帮忙吗?”
“你可以帮我实现愿望吗?”小男孩认认真真地说着,郑重到一字一顿。他还觉得不够庄严。
那边的声音停顿了一下,也许惊异对方是个小孩子,也许是因为有些奇怪的不正常说话方式“跟我说说,也许我可以呢。”
小男孩闭上眼,仿佛在面对生日蛋糕的蜡烛许愿----即使他并没有见过什么蜡烛或者蛋糕之内的东西,也不知道上帝和圣诞节。
“你愿意陪我玩会儿吗?”






















你,愿意吗?

求助:
被漂亮警探撩到了怎么破
























妈的劳资的体质就是被黑哥儿撩一辈子怎么样???【x
Alex是我的谁都别抢咩哈哈哈哈哈【我真的中了警探的毒了啊谁来救我啊啊啊啊啊啊啊】【不管了劳资要嫁他!!!】

诶我为啥在定机票??救命啊啊啊啊!!!(ノ°ο°)ノ前方高能预警

【lifeline】零度分裂

又一次,又是一样。
男子惊慌失措地从垂死挣扎的恐慌与永无止境的坠落感中醒来,背后冒出一阵阵冷汗,以及席卷而来的虚脱感。他近乎崩溃的神经操控着几乎被冻得支离破碎的双手,那上面还残留着未融化完全的雪水,带着一点点淡淡的朱红。
这不是他第一次从莫名其妙的地方醒来了,但却从没有像今天一样离死亡这么近。他躺在悬崖的边缘,死神黑色翅膀的翅尖刚刚触及的地方,仅有一片脆弱的雪白支撑着他虚弱的躯体。
“我是……我……”男子似乎听见了自己大脑内部有一种奇怪的轻微嘶嘶声,并不是今天才出现,而是几乎从他出生起就萦绕在脑内的。他起初并没怎么上心,但在一片寂静中,这阵嘶嘶声显得十分诡异,就像什么破碎的零件仍顽强地运转时,裂缝中电流发出的碰撞声。
“代号:II·Adams
类型:人形数据储存库
所属系列:Adams
系统认知:代码错误
机体状态:轻微受损”
当嘶嘶声逐渐淡出后,男子才缓过神来,听见了脑中熟悉的声音——这是ALT基地中,只有Adams们才具备的扫描检测。他的呼吸渐渐平稳了下来,神智清醒的同时也伴随着痛觉与寒冷的苏醒。
“我……我是我,对,我是我……我是II·Adams……”男子喃喃自语道。他现在的状态,要是一般的人早就被送往精神病院喊冤了,然而值得庆幸,这片荒芜之地从不见得有过什么医院。他真是怕了这嘶嘶声,每当响起,必定会意味着一次将死不死的昏迷,醒来后一切都是陌生的,包括陌生的环境,和突然性情大变的弟弟。
男子崩溃地将脸埋在双手里,身体随着一声声哽咽而抽动着。他不敢回去。有时候他满怀诚惶诚恐的期待站在入口处,直到大雪将他几乎掩埋殆尽,也不愿面对冰冷的枪口——来自一个几乎就是自己的人手中的手枪,他的父亲为他们配置的手枪。他从不奢望能够得到什么家人的爱与欢迎一类的温情,对于自己,他终于说服自己承认他终将报废,终究有一天他的意识会被删除,最终会被遗忘。
一个被报废的失败品,有谁会去记得他呢?毕竟他终究是一无是处,仅仅是“二号”而已啊。他承认,他现在只是一个会走动的垃圾,甚至连控制自己的身体都做不到。
当他的弟弟,也就是同系列的三号出厂时,他是眼看着的,心中不知是什么滋味,连同情自己都做不到。那时候其实四号也在他身边,正在做着对三号的系统调试,只不过那时他不属于Adams系列罢了。但毕竟所有人造人之间都是必须相互分隔开的,他们之间也并没有做过交流,男子对他的印象也只是一个主要调试人员,拥有奇怪眼神的家伙。
不过在那时起,他明白了,那眼神叫做怜悯。
男子下意识的将手摸向腰间。
什么都没有。
他拖着疲惫的身体沿着若隐若现的脚印返回,他知道那是哪里。
困倦感和狂风阵阵袭来,掩埋住了他的最后一缕发。
————————————————————————————————————————————————
放心,一切都不会完结,二号由于有些特殊,决定分为两部分来写。
话说回来,作为真正分裂过的人,二号的心我再理解不过了。每一次换人格时就像死了一样,什么都不记得,一时半会儿也缓不过神,透不过气,分裂一点也不好玩,真的,真的会让人崩溃的。
【所以大家都试着理解一下二号吧,理解一下他为什么自杀,不要吐槽自杀小行家好咩x【别装了好吗明明你自己也这么想的😂



等会,
翻官方画廊时注意到蓝波的项圈上有个国家的缩写……
UK
没错就是UK
合着这跟剧情或是角色身份有什么关系?灭世奶爸是腐国人?x所以才造了一群汉子?x【雾草快住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xxx